永康人才網
加入收藏
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就業視點

“綠領”:一個概念 一種行動

作者:永康找工作,就上環訊人才網 來源:互聯網 日期:2010-4-17 11:15:47 人氣: 網址:http://www.yk0579.com
導讀:環境工程師、風力技術人員、綠色產品設計師……伴隨著綠色經濟的大潮在全球涌動,一個全新的職業階層“綠領”正悄然興起。2009年,美國《韋氏大詞典》最新收錄了“

環境工程師、風力技術人員、綠色產品設計師……伴隨著綠色經濟的大潮在全球涌動,一個全新的職業階層“綠領”正悄然興起。2009年,美國《韋氏大詞典》最新收錄了“綠領”一詞,將其定義為從事環境衛生、環境保護、農業科研、護林綠化等行業,以及那些喜歡把戶外、山野作為夢想的人。
  “綠領”是職業,“綠領”是概念,“綠領”是行動。在中國大力推行綠色經濟的今天,你為改善環境做了哪些努力?
  生活在概念里
  小滿(文員)
  有個朋友請我看他的新房子。新房子在蘇州河邊上,就是廣告中嚷得很響的那種“水景房”。
  他家的衛生間里,我歪著頭看到了蘇州河。他問我感覺如何,我反問:看見蘇州河又咋啦。
  一是看風景很不方便,誰會天天呆在衛生間歪著脖子看;二是為這房子背了一身債,天天忙得腳不著地,哪來閑工夫看風景。三是看出去的“風景”,無非是一排排水泥森林,有啥意思。
  但人吶,就是容易被新概念忽悠。
  現在,又來了一個新概念——“綠領”。
  最傳統的職業分類是白領和藍領。白領是坐辦公室的,藍領是在車間碼頭干活的。后來發現,這樣分不能涵蓋所有職業。有的職業既需要動腦子,又需要體力,比如工程師、記者。于是再推出一個概念:灰領。后來又發現,白領也分很多層次,有錢拿得多的中高層,有錢不多的低層,于是給錢多人貼個標簽“金領”……
  “綠領”是什么樣的人呢?《韋氏大詞典》的定義是,指從事環境衛生、環境保護、農業科研、護林綠化等行業以及那些喜歡把戶外、山野作為夢想的人們。“從事環境衛生、環境保護、農業科研、護林綠化等行業”好理解。這些行當直接和保護環境有關。“喜歡把戶外、山野作為夢想的人們”就難懂了。是指夢想“寄情于山水”——想想而已的空想者呢,還是指喜歡戶外運動、喜歡旅游的人?
  如果是,這和環境保護有什么關系?
  在我看來,環境保護人人可以做得。只要有心去做。
  能走路的,盡量不坐車。能乘公共交通工具的,盡量不開車。我們需要那么多汽車嗎?馬路上車頭連著車尾,千千萬萬輛車在呼嚕呼嚕喝汽油,突突突突排廢氣。
  空調能不開就不開。要開,夏天調高點,冬天調低點。有些地方,三九天把空調開到熱得只穿一件襯衫,三伏天則冷到瑟瑟發抖。好像這才是“派頭”。中國很多地方是用煤來發電的。而煤常常是帶血的,因為時不時有礦難發生。社會分工細化,使我們失去了罪惡感,浪費起來心安理得。
  能少買衣服就少買衣服。我們需要買那么多衣服嗎?紡織印染會污染環境,運輸會污染環境,加工運輸還消耗了大量的能源。
  能少吃點就少吃點。我們有必要吃那么多嗎?吃胖了又要減肥,白白浪費資源。
  房子夠住就行。我們有必要買200平方米的豪宅嗎?大到和老婆說句話都要吼。
  現在很時髦給自己算碳排放量、碳足跡。有一次,我那節儉老媽看了半天報紙,終于明白“低碳生活”的意思:咳,還不是叫我們節約點,給子孫后代留點嗎?
  道理就是這個道理,但換個概念,就是時髦。
  “低碳”不僅是口號
  一平(培訓)
  以前,公司里的幾個小MM減肥,都打著“環保主義者”的旗號。最近更是時髦地宣稱自己要“低碳生活。”
  不過這個“低碳”好像內外有別。公司的免費咖啡供應時段,小MM們喝起來毫不嘴軟,更有甚者,以大號雀巢咖啡瓶裝足一天分量。其他時間段,付費的飲料首先抵制,“既長肉又不環保”,MM鐘愛的低碳飲料當然是白開水咯。
  冰點天氣里,小MM們照樣長靴短裙薄外套,沖進辦公室直呼冷死了。空調順手被打至30攝氏度,溫度風度兼顧。有個MM很實在地說過:“家里最冷。回家就套小棉衣。”
  朋友公司的老板也標榜自己是環保人士,要求員工也低碳辦公:紙張復印要雙面,水電使用要節約。奇怪的是,如此節約的公司,每隔一年必大興土木一次,桌椅櫥柜也必一應更新——只因辦公場所裝修費是由上級總部撥款,不用白不用;而日常辦公開銷則由老板自己自負盈虧,自然能省則省。結果只是苦了朋友等一干員工,隔年就要做次“空氣凈化器”。
  家門口有條著名的景觀街,前段日子給街面的圍墻貼上了密密的鵝卵石。令人驚訝的是才貼了一半,就又被敲掉重新裝修。看著短命的鵝卵石,路過的老人直呼:“作孽!”私下里滿腹牢騷:納稅人的錢不用自己摸腰包。
  我們的祖先講究“勤儉”,卻曾經被嘲為“out”。如今,風水輪流轉,勤儉改名叫了環保,低碳生活,就好比老祖宗的壓箱底被翻出來稱作了“古董”。只是很多人骨子里依然透著貧窮心態:花別人的錢是白領,用自己的錢是綠領。實在是讓人很無語。
  辭掉工作去種菜
  強尼(總監)
  “瘋了!他一定是瘋了!”——幾年前,聽說杰克辭掉月薪5位數的白領工作,去山野里租了一畝三分地的事情,大家異口同聲——除了瘋癲,還有什么別的原因可以解釋呢。想吃菜,在開心網上種種菜、偷偷菜好啦!何必砸了飯碗來真的?
  幾年過去,不僅大家再也不覺得杰克走火入魔,一票朋友反而每每到了周末,就屁顛屁顛地帶著老婆孩子去杰克的莊園報到。是的,杰克的莊稼地已經可以用一座小小的莊園來形容了,而我們,則成了“地主家的佃戶”。當然,交租只是象征性的,最讓我們樂不思蜀的,是地里各家種下的瓜果蔬菜,真正是有機的!
  杰克的地,在距離市中心開車兩小時一個有山有水的地方,他和老婆租了當地一座有年頭的老宅院,便義無反顧地告別聲色犬馬的都市生活,扎根落戶做了農民。因為兩人都是知識分子,科技興農的本領足夠強大,他們找來各種渠道的優質種子和肥料,種起了有機蔬菜。
  一開始,土地面積不大,他們也只是厭倦了每天應付老板應付客戶的壓力,想到郊外呼吸呼吸新鮮空氣,換一種生活方式,所以,種菜的品種和數量都只是小打小鬧,只是在村頭賣一點給過路的游客。所以,送給我們這些老朋友吃的,往往比賣掉的還要多。
  后來,他們卻越種越有滋味,踏踏實實做起了現代農民。不僅租下了更多的土地,種起了更多的蔬菜,還建立了自己的銷售網站,又通過網絡聯系上各種渠道,把產品送進了大飯店和大超市。而在網絡社區上,這對小夫妻已經在都市白領中頗有名氣,不少人慕名而來,希望分租一塊土地,種一點小資的品種。平日里委托他們照顧,節假日則自己來澆水施肥。到了成熟季節,再一起來采摘,帶回去做成美食和朋友們一起分享。
  我們這幫老朋友自然近水樓臺先得月,率先成了莊園的第一批租客。在月朗星稀的周末夜晚,伴著清新的微風,一幫子志同道合的老朋友,倒一杯自家釀制的鄉野葡萄酒,吃一口自己種的蔬菜沙拉,喝一碗自己養的走地雞湯,那滋味,真叫美。孩子們也玩得撒歡,看到了“活”的番茄、“活”的玉米,滿院子跑地抓老母雞,別提多起勁了。回到城里,往往從周一開始就念叨:“爸爸,我們什么時候再去玩啊?”
  曾經“綠領”
  朱輝(文案)
  我這輩子,在職場上似乎總慢了一拍,在某些職業由熱變冷之后,這才加入其中,于是一點時髦都沒有趕上。
  最近發現,我也曾超前過。然而因為太超前了,依舊沒有體會到職業上的時尚感。
  2009年,美國《韋氏大詞典》收錄了“綠領”一詞,從事環保、綠化等職業的人,均被稱為“綠領”。
  20年前,我被分配到一家橡膠廠。經過一年多基層鍛煉后,進了生產科。相比經營科、財務科,生產科在廠里地位不高。不過其中也有個別職位例外,比如負責聯系供電部門的小劉,隔三差五就能去陪客吃喝——如今大家不拿吃喝當回事,可當年大多數人工資不過200元左右,能經常公款吃喝,按佛祖任命豬八戒為“凈壇使者”時說的話,那可“是個有受用的品級”。
  我那時稚氣未脫,而且樣子有些傻,領導怕我侍候不好要害部門的人物,于是安排在生產科做些沒什么“難度”的事情,其中一項就是環保。具體而言也就是定期做幾張報表,參加幾次會議。
  那時候突出效益,環保受重視的程度很不夠。區環保局坐落在一棟破舊的兩層小樓里,從局長到科長,衣著舉止都和社會上一般群眾差不多。
  在我當“綠領”一年里,區環保局唯一搞過一次活動,就是到遠郊一家療養院辦了5天培訓班。一共上了兩個上午的課,其余時間就是游山玩水,體驗大自然的清新氣息,倒也能感悟環境保護的重要性。另外,天天好吃好喝,多少也感受到從事環保工作雖然有些被邊緣化,好歹也算干部。
  “唉,其他部門辦培訓班,都去黃山、海南了,我們也就在市郊走走。環保工作,什么時候才能提升地位……”有幾個廠的老“環保”見多識廣,對這樣的待遇不甚滿足。我們這些新人很有些自慚形穢——“給點陽光就燦爛”,我們的興奮值也太低了。
  一晃多年過去,如今的環保部門地位已經大大提高。但愿不僅僅體現在待遇上,希望真的能讓我們的生活一天天“綠”起來。
  “摳奶”應當叫“低碳老人”
  吟秋(教師)
  每次洗衣服,第一缸帶洗衣粉的水,洗廁所、浴缸,擦廚房、陽臺。第二缸涮衣服的水,擦窗戶、廚房臺面及屋里的地面。第三缸水留在四個盆、兩個桶里,沖廁所。老公去衛生間沒地方下腳,氣憤地提意見:“傻老婆這么摳,能省幾個錢?”我趕緊拿報紙給他看,這是“低碳生活”哦。
     與李老師比起來,我算是“小巫”了。她把舊毛線洗干凈織成片,雖然是粗針大腳,顏色也是紅一塊、白一塊、深灰、翠綠無厘頭搭配,卻照樣受歡迎。小塊的送給小張,給她家小狗墊窩。中等的給大劉,“放大門口當門墊”。大塊的給退休老秦,“放浴缸前面,洗澡時不會滑倒”。大家夸獎實用時,她得意地說“同樣的東西宜家賣好幾十呢”。她還有很多廢物利用的小竅門:破襪子擦皮鞋、擦抽油煙機;結實的月餅盒子上劃線、鉆洞變成跳棋……她家東西盡是“山寨”牌。
  鄰家楊大媽是小區出名的“摳奶”,流行語應當叫“低碳老人”。一棵大白菜買回家,老幫子剁成餡,放蝦皮、翹韭菜包餃子、烙盒子,香極了。中間部分炒菜“醋溜白菜”“東北燴菜”。里面的菜心嫩如筍,做“涼拌菜心”,生吃也爽脆。
  楊大媽生活不困難,只是不愿閑著,在離家不遠的早市申請個菜攤,每天用小三輪拉點蔬菜,本小利薄賺個辛苦錢。早市收攤時,清潔工掃出好幾車菜葉子、蘿卜櫻子。楊大媽見不得浪費,把曬蔫了的菜,人家扔的芹菜葉子、土豆蛋子什么的拿回家,洗凈腌上。一來二去,家里十幾個壇子裝得滿滿的。有時送鄰居點,有時拿瓶子裝上帶到菜攤上,吃飯時被買菜的小姑娘看見,饞得咽口水,“大媽,賣給我點咸菜成嗎?”受此啟發,把咸菜壇、泡菜罐搬到早市賣,“五毛錢一份”,甜酸小土豆、咸辣嫩姜頭、麻香蘿卜櫻,好多種口味,下夜班的姑娘們搶著買。
  無數生態傷害,是在日常消費中積累的,很多時候,人們不知道自己與冰川融化、島嶼沉沒、海水淹沒農田和城鎮之間的關系。改變生活習慣,提倡健康、環保、節能的低碳生活,就可以保護我們的生存環境。


    

共有:條評論信息評論信息
發表評論
姓 名:
驗證碼:
广东十一选五快彩乐